教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就业

评论公办高校涨学费不能任性

就业
来源: 作者: 2018-10-17 16:47:24

评论:公办高校涨学费不能“任性”

近日,江西和广东已确定今年起高校执行新学费标准,内蒙古和海南也已召开听证会并通过高校学费调价方案。广东明确调整高校学费后,华南理工大学率先公布了最新学费标准,文科专业每年6060元,理工科专业每年6850元,分别涨1500元和1690元。江西高校学费涨价后,平均学费每年4000元,较现行的3910元提高2.3%。

学费上涨需要多重公开

燕农

2014年,国内十余省份相继调整了公办高校的学费,一度引发舆论热议。时隔两年,广东、江西等地高校或迎来一轮补涨。同样的,舆论焦点还是此前的舆论焦点,尽管学费上涨省份的有关部门和高校,做了不少解释,甚至有学生和家长都表示如果宿舍条件和教学环境同步提高,还是可以接受的,但舆论热度并没有减弱的趋势。

大学学费是否可以上涨,答案是肯定的。在此轮学费待涨的省份中,海南省的学费标准已执行了14年,广东省的学费标准更是执行了16年。十多年间,物价指数不断增长,大学的公用支出、固定资产折旧支出等不断加大,尤其是多媒体教学等现代教学设施已成为各大学的标配,教学和科研设施的升级换代,早已非十多年前可比。这种情势下,要求大学学费标准一贯制,显然是不合理的。

舆论关乎于此的争议,之所以逢涨必议,关键在于学费标准上调的相关数据信息公开透明不够。众所周知,我国高等教育属于非义务教育,依法实行以举办者投入为主、受教育者合理分担培养成本、高等学校多种渠道筹措经费的机制。也就是说,生均培养成本是大学学费调整的重要依据。然而,见诸报端的,只有内蒙古有关部门透露公办本科高校生均培养成本目前每年约1.8万元,这就不免让人怀疑学费上涨的随意性。

大学学费上涨,最起码需要公开三本明细账。其一是生均培养成本。这里所谓明细账,不是生均培养成本的最终数字,而是培养成本的数据都由哪些方面细致构成。正如有专家指出的,高校把所有办学经费平摊在学生身上核算,这个做法并不合理,应该明确哪些支出可以进入成本,交由第三方机构进行核算。只有生均培养成本成了明白账,大学学费上涨才有理有据。

其二,地方财政的投入成本。按照相关法规,学费占年均教育培养成本的比例最高不得超过25%,同时《高等教育法》规定,各级政府依照教育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,保证国家举办的高等教育的经费逐步增长。比如内蒙古公布,本科生均培养成本1.8万元,其中学费3000余元,地方财政要承担1.5万余元,这种情形下学费上涨并无不可。而若不公开地方财政投入力度和增长速度,就不免落下学费上涨为财政欠账买单的嫌疑。

其三,学费支出使用情况。依据相关法规,任何部门、单位和个人不得截留、挤占和挪用高校学费。广东省发改委表示,上调学费后增加的收入,不能用于偿还学校历史债务,高校需公开使用明细账目,同时压缩三公经费,确保学费增加收入用于学生培养上。唯此,学费上涨才具有正当性。

一言以蔽之,大学学费上涨也是一个法制问题,只有依法依规且遵从信息公开的规约,才能避免舆论逢涨必议。

高校收费要多讲穷人经济学

堂吉伟德

为期5年的高校学费 限涨令2013年到期后,各地高校涨价几乎已无可避免。被长期压制的高校学费,有合理性的上涨也在情理之中。不过,涨与不涨是一回事,如何涨和涨多少又是另一回事。公办高校为全民所共有,如同景区收费一样,如何没有一个取向性的问题,加上有着严格的程序性把关,那么涨价过程可能会变调,而涨价的结果也会让人大失所望。

在教育负担居高不下的大背景下,过高的收费会让读书的意愿下降。更重要的是,高等教育可以产业化,但绝对不能商业化。公办学校囿于自身的特殊性,如同公办医院一样,如何坚守姓公的本色,同样是高校涨学费议题必须考虑的问题,也是外界关注的原因所在。若不能秉持穷人教育学的思维,坚持高等教育人民办,办好教育为人民的原则,那么高校涨学费则会被利益所侵蚀,被市场所左右。

合理而科学的涨价,必须兼顾各方的利益诉求,合理分配各方的负担,比如政府投入、自我筹集和向学生收取,应各占多少比例。还比如在涨价的程序上,如何更好实现公平正义的原则,就必须倾听各方的意见,并切实履行好听证等程序;还比如在涨价的标准上,能否制定一个科学化的递增比例,而不是一限就死,然后一放就乱,没有一个参照物价上涨、居民收入等各种因素的涨价机制。当然最重要的是,如何在高校学费上涨之时,体现出穷人教育学的信仰与理念,是当前最亟待解决的课题。

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西奥多舒尔茨1979年提出了穷人经济学的理论。他认为,懂得穷人的经济学,就懂得了经济学中许多重要的原理。因此,国家领导人多次强调,要懂得穷人的经济学。如何懂得?就是要将一切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放在绝大多数人的身上,让弱势群体也有机会享受有尊严的生活。高校招生之中,有相当比例的是贫困学生,还需要靠助学贷款才能上学。还有许多是低收入家庭的孩子,学费作为刚性支出已影响到其家庭的正常支付能力。他们的利益诉求和现实情况,必须作为学费上涨之时,优先考虑的因素。

当然更重要的是,教育部等部门2015年联合印发的《关于2015年规范教育收费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》,再次强调高校学费标准应严格按照不高于生均培养成本25%核定。在很多高校收费已逼近和达到这一临界值之时,涨学费已没有多大的弹性空间。如此情况下,若没有穷人教育学下的教育情怀,既无以感动各社会机构获得更多的捐款,也无以激发自我做好开源节流的努力,弥补办学亏空或者成本不足,就只能在涨价一条道上走到底。

哈佛大学是累计接受社会捐赠最多的大学。截至2015年,哈佛大学接受捐赠总额大约为364亿美元,我国高校累计的社会捐赠还不如一个哈佛大学多,一些国内的机构宁愿把钱捐给国外的知名大学,也不向国内的高校捐赠,其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。总的来说,还在于国内高校过多的注重了经济利益,既无透明的财务机制,又无令人信服的人才培养成果,更缺乏以人为本的人文关怀与高校内涵,涨学费则注定让人纠结不堪。

相关推荐